2019广州中超开幕式:清白讀書生

清乾隆年間的一個盛夏,滕州舉子文之棟前往京城趕考。當他身背行囊進入濟南地界的時候,只覺口干舌燥,便來到路邊一家客棧要了一壺清茶解渴。文之棟正喝著茶,只見烈日下一個老者趕著一輛小馬車,汗流浹背地向客棧走來。也許老者太過勞累,再加上天氣炎熱,剛走到店門口竟昏倒在地。文之棟是個熱心腸,見此情景,立刻跑上前去,把老人家扶進店內,向店家要了一盆涼水,給老人擦汗洗臉,又端起桌上的茶給老人喝。老人慢慢蘇醒過來,對文之棟連聲道謝。
文之棟笑著說:“出門在外,誰都難免遇上事兒,舉手之勞,不必客氣?!?/p>

老人非常感動,立刻掏出銀兩,點了一桌豐盛的酒席,一老一少邊吃邊聊了起來。席間,老者自我介紹說,他叫楊福祿,是兗州順天祥商號的掌柜,要去京城進貨。滕州和兗州相距不遠,文之棟也聽說過順天祥,那是兗州數一數二的大商號。這么一個有錢人,怎么會獨自一人趕車出遠門呢?這樣想著,文之棟就問楊福祿:“順天祥有的是伙計傭工,楊掌柜怎么也不帶個幫手?一路上好有個照應啊?!?/p>

楊掌柜眼圈一紅,嘆了口氣說:“家門不幸啊!”說罷,就一杯接一杯地喝悶酒。文之棟想楊掌柜一定有難言之隱,但兩人萍水相逢,有些話他也不便多問。

文之棟擔心楊掌柜路上再出什么意外,況且兩個人又都是去京城,于是提出與楊掌柜同行,一路上好有個照應,楊掌柜自是欣然同意。第二天,他們就一同上路了。

掌燈時分,兩個人來到一個渡口前的小鎮,文之棟和楊掌柜在鎮上找了一家客棧住下,準備天亮再過河。兩人吃過晚飯,洗漱完畢正準備休息,突然,有個人影在窗外一閃。楊掌柜臉色大變說:“他果然來了!文老弟,請你幫我照看一下床上的那個箱子,那可是我這次進京上貨的全部銀兩!”說完,匆匆走出了客房。

窗外那個人是誰?為什么楊掌柜如此緊張?文之棟滿肚子都是問號,他彎腰察看那個大木箱子,如果箱子里如楊掌柜所說裝的都是銀兩,那么至少也有幾千兩!俗話說生人面前不露財,楊掌柜卻把這么多錢托付給他,這讓文之棟非常感動。他不敢離開房間半步,唯恐出現閃失,對不起楊掌柜的信任。

就在這時,突然聽到院子里有人高聲呼喊:“不好了!走水了,趕快逃命啊!”文之棟還沒反應過來,大火已經燒到了房門口。文之棟想帶上箱子逃命,可箱子實在太重,他一個人根本搬不動。他想招呼楊掌柜一起來搬,可楊掌柜卻不知跑哪兒去了。無奈之下,他只得只身跑出了客棧。大火過后,文之棟心里惦記著楊掌柜的箱子,馬上趕回客棧去找??裳奐駝灰焉粘梢黃閑?哪還有箱子的蹤影?

一連幾天,文之棟都在打聽楊掌柜的下落,卻沒找到半點線索。想到自己受人之托卻未能忠人之事,文之棟感到十分愧疚。小鎮上的人們聽說了這件事,都嘲笑文之棟太死心眼了,楊掌柜的箱子是被大火燒了,又不是你文相公故意弄丟的,這是天災,你何必這么耿耿于懷呢?雖然大家都勸他不要再找了,可是文之棟卻非常固執地說:“我當初既然答應替楊掌柜照看這個箱子,就不能辜負人家對我的信任,再說就算箱子燒掉了,銀子總化不掉吧!無論如何我也一定要把它找回來?!?/p>

文之棟在瓦礫堆里找了好幾天,也沒找到那個大箱子和銀兩。他還不死心,向人借來鐵鍬準備挖地三尺尋找銀兩。誰知剛挖了一會兒,鍬頭就碰到了一件硬物。文之棟喜出望外,以為找到了箱子,誰知挖出來一看,并不是木箱,而是一個小鐵盒。打開一看,他不禁大吃一驚,原來盒里裝的是一匹玉雕的奔馬!這匹玉馬不僅雕工精致,而且栩栩如生,看上去跟真的一樣。文之棟的父親生前對玉器頗有研究,耳濡目染,文之棟也積累了不少有關玉器的知識,他一眼就看出,這是一件漢代的寶貝,價值連城啊!

文之棟意外地得到了這件玉馬,第一個念頭就是:用這個寶貝賠楊掌柜那一箱銀子。

于是,文之棟帶著玉馬,一路打聽來到兗州楊掌柜家??傷雒我裁幌氳?當他向楊掌柜的兒子講明事實真相,并提出愿將這件玉馬作為賠償送給楊家時,楊掌柜的兒子楊倫竟然瞪著兩只小眼睛說:“好你個謀財害命的文之棟,一定是你看到我父親箱子里的銀子,見財起意,害死了我的父親!現在又拿著這個不值錢的石頭馬來欺騙我,來人啊,把他給我送到官府治罪!”

這個楊倫對古董一竅不通,他竟然把價值連城的漢代玉雕當成了一錢不值的石頭!文之棟費盡唇舌,反復跟楊倫解釋,這件玉雕的確是漢代的古董,價值遠超楊掌柜的那一箱銀子。楊倫這個草包卻一口咬定文之棟見財起意,害死了他父親。楊倫命家人把文之棟五花大綁,送到知府衙門。兗州知府是個貪官,他收了楊少爺的銀子,不問青紅皂白,就判了文之棟一個圖財害命之罪,把無辜的文之棟打入死牢,秋后就開刀問斬。

好心不得好報,文之棟絕望了,仰天長嘆:“天哪,我文某人一片好心,怎么換來這么個結果啊?”

楊倫再次向知府行賄,竟把“斬監候”改判成了“斬立決”。無辜的文之棟被押上了刑場。兗州知府一聲令下,劊子手正要行刑,突然,刑場外面有人高喊:“刀下留人!”

來人竟是失蹤多日的楊掌柜!文之棟一見楊掌柜,立刻聲淚俱下地說:“楊掌柜,你可回來了!可是……你托我照看的那箱銀子被大火燒了。我對不起你啊!”

楊掌柜哈哈大笑說:“文相公,你是我見過最清白的讀書人,別說是一箱銀子,就是十箱八箱,也買不來你這顆金子般的心啊!”接著,他走到楊倫面前厲聲說,“你這個畜生,還不低頭認罪!”

楊倫一看到父親,立刻嚇得面如死灰,戰戰兢兢地說:“你……你怎么沒被燒死?”

原來,楊倫并不是楊掌柜的親生兒子。楊掌柜中年喪妻,妻子沒留下一男半女,他就娶了楊倫的母親續弦,當時楊倫已經八歲了。長大之后,楊倫就有了害死繼父、獨吞家產的野心。這一次,楊倫趁繼父外出進貨,就勾結歹徒火燒客棧,企圖讓楊掌柜葬身火海。幸好楊掌柜對楊倫的狼子野心早就有所察覺。那天晚上,楊掌柜在客棧窗外看到的人影就是楊倫,他就猜到這個養子很可能要對他下毒手,于是,他機警地躲了出去……

楊掌柜一五一十地把楊倫那天晚上在渡口鎮的所作所為陳述了一遍。鐵證如山,楊倫不得不低頭認罪。兗州知府只得把楊倫拿下,釋放了文之棟。

此時此刻,文之棟仍然堅持要把那匹漢代玉馬送給楊掌柜,賠償他那箱銀子。然而,楊掌柜卻慚愧地說:“文老弟,實在對不起,那天晚上在渡口我欺騙了你。實話告訴你吧,那個箱子里裝的全是石頭,根本就不是什么銀子!”

文之棟驚詫不已:“可是當時你明明告訴我,那是你上京進貨的銀兩啊!”

楊掌柜指著楊倫說:“我早就對這個畜生有所防范,又怎么敢帶著那么多銀兩一個人出門呢?那天在渡口鎮的話,我是故意說給窗外這個畜生聽的,沒想到你卻當了真,害得你險些丟了性命,是我對不起你啊!”

此時,文之棟才明白,他為什么在渡口鎮沒能找到那箱“銀子”。

文之棟的真誠贏得了所有人的贊賞和欽佩。楊掌柜親自把這個正直的書生送到京城,好在沒有延誤考期。當年,文之棟考取了進士。后來,這件事不知怎么傳到了乾隆皇帝的耳朵里,乾隆爺對文之棟的為人大加贊賞,御筆一揮,賜給文之棟“清白書生”四個字。據說,這四個字至今還保存在山東滕州文氏后人的家里。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中超颁奖典礼各个奖项 » 清白讀書生

相關推薦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