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超广州恒大球员:福爾摩思:誰害死了我的父親

醫學院最近獲得了一具捐獻的遺體,死者是位年過七旬的老者。這具遺體被分到林醫生手里。

得到遺體不久,就有一位三十幾歲的男人來拜訪林醫生。他見到林醫生突然就跪在地上,嚇得林醫生急忙扶他起身,并詢問原因。

原來下跪的男子叫何杰,是死者的兒子。他說,父親中風一年了,一直是由他老婆照顧的。接到父親死訊他趕回家里,發現父親面色青黑、眼內充血,不像是中風死的,他懷疑是老婆害死了父親。

林醫生很詫異,問何杰為何不直接報警驗尸。何杰回答說畢竟只是懷疑,如果搞錯了,以后夫妻倆不好相處。如果父親真是中風猝死的,那么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,如果是謀殺,再報警也不遲,何況是醫學院解剖的尸體,也可以證明自己沒動過手腳!

見林醫生猶豫不定,何杰從包里拿出一沓錢塞到林醫生手里,林醫生推辭了幾次,便收下了,嘆了口氣說:“我也做一件好事吧,走,我現在就帶你去看看!”

林醫生從冰凍室取出尸體,仔細看了看,說:“你父親死前應該是中了毒,你先回去,我檢查出結果后,馬上告訴你?!?/p>

第二天中午,何杰就收到林醫生的電話,得知父親持續服用了一年的砒霜,只是每次服用的量不大,但父親確實是被砒霜毒死的!

何杰立刻就報了警,警察調查發現何杰的妻子趙琳琳每天都會給老人喝奶粉,而那罐奶粉有毒!

偽造指紋

負責辦理此案的是陸明警官,他把何杰夫婦帶到了警察局,何杰一口認定妻子就是殺害父親的真兇。但據趙琳琳交代:她以前在自家公司做財務總監,后來父親中風,脾氣古怪,把保姆都氣走了,何杰要她回來全職照顧公公。自己是有怨言,但絕對沒有毒害公公!

“那罐奶粉是從哪兒來的?”陸警官問?!笆嗆謂艽庸獯乩吹?,囑咐我每天都讓公公喝的?!閉粵?/p>

琳低著頭,神色憂傷地說。

“那奶粉到你手里之前被打開過嗎?”陸警官又問。

“應該沒有,包裝是好的,是我打開的!”趙琳琳說,“奶粉都是我泡的,但是我沒有下毒??!”

陸警官接著問:“現在的情況看來你是惟一的嫌疑人,你告訴我們,誰還有機會在奶粉里下毒?”

“他也有家里鑰匙啊,我去買菜,他回來下毒也有可能??!”趙琳琳邊擦眼淚,邊抽噎著回答。

一直到了深夜,終于錄完口供,何杰急忙問陸警官能不能定案了。陸警官說證據不足,還需要繼續取證。何杰表示很不滿意,但陸警官讓他先回去,有進展聯系他。

助手小張說:“陸隊,我看這事肯定是趙琳琳干的。首先,她有作案動機,照顧一個中風的老頭真的很煩;其次,她有作案機會,大半年的時間都是她和公公單獨相處。這案差不多可以結啦!”

陸警官瞪了他一眼,說:“我多年的刑事經驗告訴我,越是一眼能看透的表象往往就是假象。讓技術部門的同志趕緊把奶粉罐上的指紋檢測出來,我帶人去找趙琳琳身邊朋友了解一下她的情況,你帶人24小時跟蹤何杰?!?/p>

“跟蹤他干嗎?”小張不解地問。陸警官意味深長地反問:“好歹夫妻一場,何杰為什么這么著急想給趙琳琳定案呢?”

第二天,陸警官向趙琳琳的朋友同事了解到,趙琳琳是個性格很好的人,跟公公也特別融洽。小張也回來報告說,何杰一直住在本市的一個高檔小區里,并和一個叫歐雅的女子同居。他們所住的房子產權屬于歐雅,是3年前購入的。

“自己的老公跟別的女人同居了3年,自己居然會不知情?!甭驕俑械膠懿鏌??!耙殘硎欽粵樟詹緩靡饉妓燈頗??!斃≌諾莞驕僖環葑柿?,說,“陸隊,你果然英明,奶粉罐上除了趙琳琳的指紋以外,真的還有何杰的指紋!”

陸警官猛地站起身,說:“趕快去申請搜查令!”

晚上,何杰正在家里吃飯,陸警官帶著一隊警察敲開了門。

陸警官看著何杰哈哈大笑:“何先生,一個成功男人的標配就是家外有家,是吧!”“陸警官你不替我父親申冤,晚上帶人來我家干嗎?”何杰一臉的不悅。

“我這不就是來給你父親申冤的嗎?你說會不會有一個富二代陰謀陷害他老婆殺了自己公公,然后就可以繼承所有財產并可以毫不付出就離婚另娶新歡???”

何杰愣了一下,轉身去房間拿出一份文件交給陸警官:“我跟趙琳琳是有婚前財產公證的,我根本不需要做那種沒必要的事!”

陸警官看了一下資料,說:“就算不用分財產,但是何先生畢竟是有地位的人,想個辦法合理離婚并把那個煩人的前任送去坐牢也是有可能的吧?當然,我們也只是秉著懷疑一切的態度辦案,搜一搜就知道何先生是不是清白的了?!?/p>

“沒有搜查令我有權拒絕你的要求?!焙謂芮渴頻廝??!案蘸夢掖慫巡榱?!”陸警官笑著說,轉身吩咐同事,“仔細搜!”

搜了許久,小張過來報告:“沒有發現可疑物品!”

何杰冷笑著說:“陸警官不是以為我還能存點砒霜在家里吧?”

“防止冤案嘛,我還想跟你確認,那個奶粉罐你碰過沒有?”

“絕對沒有,我是沒拆包就交給趙琳琳了!”何杰肯定地說。

回來的路上,陸警官自言自語:“如果他真的沒碰過奶粉罐,那上面的指紋是怎么來的呢?”“淘寶上隨便都能買到指紋套,現在很多小白領都互相用它對付打卡機。他們畢竟是夫妻,弄到丈夫的指紋還不是小事?!斃≌漚硬緄?。

陸警官突然一把抓住小張的手,嚇得小張趕緊說:“陸……陸隊,我可都是按時上班的,沒用過那玩意!”“你趕緊打電話給技術部,讓他們趕快破解趙琳琳的淘寶交易記錄!”陸警官轉過頭對司機喊道,“給我開快點!”

剛回到警局,技術部就來報告了:趙琳琳確實購買過指紋套,但她刪除了那條交易記錄,那是一年前購買的。并且她有很多關于“少量服用砒霜多久會死”、“砒霜中毒的表現”之類的搜索記錄!

就在這時,有一個自稱張律師的人要見陸警官,他說死者生前在他那兒保留了一份遺囑。陸警官跟張律師聊過后,他對小張說:“把何杰叫過來,告訴他要定案了!”

悲劇收場

何杰得到消息,很快趕了過來。

陸警官把他和趙琳琳帶到了審訊室,并把打印出來的交易記錄和搜索記錄遞到趙琳琳面前:“趙小姐,你認罪嗎?”趙琳琳慌張地說:“我就算買了這些東西,也不能證明我殺了人吧?”陸警官嘆了口氣:“確實不能,但如果奶粉罐上何杰的指紋是你偽造上去的,那就足夠證明你就是兇手了?!?/p>

趙琳琳低著頭不吭聲,陸警官叫人拿了兩個奶粉罐過來,說:“你們都拿一下奶粉罐,趙小姐,你的手掌跟何杰的手掌并不是一樣大的,我們只需要確定指紋之間的間距,那一切就清楚了?!?/p>

何杰二話不說,上來就拿了一下奶粉罐,趙琳琳看著奶粉罐,卻遲遲不伸手,她抽噎的聲音越來越大,最后忍不住號啕大哭。

“趙小姐,你現在能告訴我們,你為什么要毒害你的公公嗎?”陸警官聲音很輕,仿佛他面對的并不是一個殺人兇手。

“因為,他生了一個人渣?!閉粵樟罩缸藕謂芎鸕?,“就是這個人渣,我跟他結婚一年不到就出去找女人,現在換了幾個情人啦?我以前想,男人玩膩了,總會回來的,可是他一直要跟我離婚,我們是有婚前協議的,離了婚我什么都得不到,我不會讓他好過的?!?/p>

趙琳琳突然擦干眼淚,說:“陸警官,我要舉報,你知道他偷了多少稅嗎?以前光是我幫他做假賬偷的稅就不下千萬,公司財務室書柜里面有暗格,真正的賬本在里面,我的電腦里也有備份……”

“原來你一直都想害我!”何杰沖上來就要打趙琳琳,被小張攔下強按在椅子上。

趙琳琳又哭又笑,對著何杰大吼:“你不是一直都想跟我離婚嗎?要不是公公反對,你不是早就甩了我了?我跟你結婚這么多年,就跟守寡一樣,就算我不能讓你背上殺人罪,你照樣別想好過!”

“趙小姐,容我說一句,你公公生前一直都袒護著你,你不該把怨恨發泄到他身上啊,一個中風的老人,每天還要喝毒藥,你想想,他這一年究竟有多么痛苦?”陸警官從兜里掏出一封信交給趙琳琳,“這是你公公給你的,他私下立了一份遺囑,如果他去世了,遺產將會分給你5000萬的現金?!?/p>

“什么?”趙琳琳驚詫地接過信封,顫抖著打開它。

琳琳,見信好!

此時,我已經不在人世了,不知道你過得會不會更差。我這輩子最失敗的就是沒把兒子教好,他從小被眾人寵愛著長大,幾乎染上了所有富二代的缺點。他冷酷自私,永遠都只愛著他自己。這些年他隨心所欲的性格傷害了很多人,而你是他傷害最深的那一個。我盡力想讓你們好好相處,但實在是力不從心,如今我能做的只有給你留下一筆錢,實在不好過,就跟他離了吧,他不值得你守候。你還年輕,你依然可以去找尋真正的幸福!祝雨過天晴,越來越好!

趙琳琳的眼淚一滴一滴地落在信紙上,蘊含著悔恨的淚水氤氳了公公的署名。

未經允許不得轉載:中超颁奖典礼各个奖项 » 福爾摩思:誰害死了我的父親

相關推薦

評論 搶沙發

  • 昵稱 (必填)
  • 郵箱 (必填)
  • 網址